专家学者畅谈:《长津湖》的成功密码是什么?

时间:2021-12-04 18:01:04阅读:3121
抗美援朝题材战争电影《长津湖》在今年的电影史册上将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影片不但正式超越2017年上映的《战狼2》摘得中国影史票房榜冠军,同时成为全球影史战争题材票房冠军、全球华语电影票房冠军,2021
  • 长津湖
  • 历史 战争
  • 吴京 易烊千玺 段奕宏 朱亚文 李晨 韩东君 胡军 张涵予

抗美援朝题材战争电影《长津湖》在今年的电影史册上将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影片不但正式超越2017年上映的《战狼2》摘得中国影史票房榜冠军,同时成为全球影史战争题材票房冠军、全球华语电影票房冠军,2021年全球电影票房榜冠军。

12月2日,《长津湖》与新时代中国电影创作研讨会在中国电影家协会举行,专家学者汇聚一堂 ,畅谈《长津湖》的成功秘诀以及对中国电影的深远影响。

十年前大片要去国外做后期 现在在国内都可完成

《长津湖》出品人、总制片人、博纳影业集团董事长、中国电影家协会副主席于冬专程从横店赶回来参加研讨会。他表示,《长津湖》的胜利是中国电影行业的一次努力,“这部电影投资了14亿人民币,超过了2亿美金,在疫情期间的这两年多,好莱坞都没有超过1亿美金的电影,复产复工的速度更晚于我们,但是中国的影视公司能够在疫情期间克服困难,从容面对相当于好莱坞A级制作的规模,这体现了我们中国电影人的勇气。”

于冬认为影片中所展现的这些战役,有一定的坐标意义,是中国电影工业化水准的一次全面检阅。“这次全部都是在国内解决的,因为也出不去,我们几乎动用了全中国所有的后期公司,声音、调光、技术支持,大到几百个镜头,小到几十个镜头,全部都在国内进行。我们十年前拍大片的时候,还跑到澳洲去做后期,找《指环王》的团队,但是今天完全可以国内解决,不输于好莱坞的制作。我们的人才基础、技术支持、创作的力量、创作的潜力,都通过这部电影充分展现了,这也是中国电影十几年产业改革发展的一个总结。”

《长津湖》克服了重重困难,最终有了现在的高完成度,于冬感谢所有主创团队的努力,他说自己唯一有点遗憾的是,扮演美军的演员演出水准不如中国演员,“真的是没有办法,由于疫情的原因,我请了好莱坞的的工会演员,但是来不了,只能找在国内能演的外国演员,这是一大遗憾,中国演员的演出水准明显高于外籍演员,这也是客观原因。”

中式战争大片应该怎么拍

中式战争大片如何能获得成功,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王一川教授认为《长津湖》给出了五条经验。

第一,应当创造场面恢弘而层次分明,富于视听震撼效应的全景式战争奇观。王教授认为《长津湖》对今后的中式战争大片立了一个标杆,“场面恢弘,层次分明,富于视听震撼效应,是全景式的,既有我方的,又有敌方的,既有国家领导人的,有指挥员的,也有士兵的。这样前方、后方、主战场、次战场、全景式、多维度精准的刻画,创造了这样一种景观,满足了观众在这样一个时刻欣赏的需要,为今后同类的战争大片的创作、制作提供了一个典范。”

第二,中式战争大片应当以中华英雄形象感人。《长津湖》塑造了我军性格鲜明,豪气干云的英雄群像,“伍千里、伍万里、梅生、余从戎、平河等等这一群英雄形象,这种战争大片就是要展现中华文化的脊梁。”

第三,中式战争大片应当有自己独特的美学风格。王教授认为一部影片要感人,除了创造人物,创造景观之外,一定要在风格上有自己的追求,自己的特色。而《长津湖》的风格就是“悲歌慷慨,气韵沉雄”。

第四,中式战争大片应当有自身的宏阔的史家意识。王一川教授说:“《长津湖》虽然是三个导演合作,虽然还有改进的空间,但是从目前我们看到的效果来说,还是体现了宏阔的史家意识。就是站在人民共和国70多年的历史上,站在中国共产党百年的历史上,回头来关照党建、军建所走过的路,所取得的成绩,有一种大历史视野,有一种史家的宏阔意识。这样一个大历史视角上对于立国之战有重新的审视,赋予了崭新的历史正义感,历史正义形象,这场战争的所有英勇牺牲者,所有的伟大胜利,都是为后代享受和平而做出的,这就有一种历史的正义。他们的牺牲,换来的是更多人的和平,是这么多年的和平,和平是打出来的,不是躺出来的,这就是大国的情怀,大国的正义,尤其是在百年未有大变局的时刻,伸张历史正义特别重要。”

第五,中式战争大片应该致力于筑牢家国同构意识。《长津湖》在这一点做得很出色,以双重视角分别叙述毛泽东和浙江乡村伍姓家庭送子入朝参战的经过,形象地回答了打赢这场战争的动力源问题。一边是最高领袖送自己的孩子参战,浙江普通的民众农家也有孩子送去,有上层的,有底层的,家国同构的一种理念,正是我们军队,我们国家取得不断胜利的根本保证,也是背后深层的原因。

《人民日报》文艺部主任袁新文也认为影片能创造历史,基于两点:大主题和大制作,“影片有一种家国情怀,极端、极致、极限反映了志愿战士们的人性深处的光辉,让观众在大气磅礴、悲壮深情的叙事中体会到伟大的抗美援朝精神。所以说它是近年来战争题材创作的标杆之作,里程碑之作,一点都不为过,这是对大主题的开掘。”

在制作方面则是精诚、精心、精细“三精”,展示了中国电影工业体系的不断升级,“也表明了我们很多的项目,电影工业当中很多元素已经达到了世界的领先水平。”

成功做到了青春态 生活态和 英雄态的转化

一部抗美援朝题材的主旋律电影如何能创造如此高的票房,并成为社会现象,让年轻人喜爱并接受?北京电影学院党委副书记、副校长胡智锋认为,《长津湖》做了三个非常成功的转化。

第一是青春态的转化,吸引年轻人,找到年轻人喜闻乐见的形象和故事,包括视听节奏,找准了青春态,“易烊千玺 以及中年演员都展现了俏皮的,幽默的,谈笑风生的状态,已经是今天的年轻人的话风和相互之间的表达方式,不是60、70年前年轻人之间的表达,融入了今天非常青春态的东西,是非常有现代感的。”

第二个转化是生活态,就是很接地气,胡智志锋认为以往中国的大片容易感觉跟日常生活稍微有点偏离。但《长津湖》中的兄弟情,和家人团聚在一起那种相亲相爱的亲情,都非常有生活质感,“包括每个道具,每个细节,甚至一个茶杯,一道美食,生活质感非常强,有烟火气,让我们感觉接地气。”

第三个转化是英雄态,把过去那个年代的英雄转化成今天人们所接受的英雄态,“胡军 演的雷公,原始的本子不是那样的,胡军改了一下,跟敌人短兵相接的时候不幸中弹,捂中胸口说:‘疼死我了,别把我一个人留在这儿’,非常生活化,非常质朴,没有豪言壮语,让人感同身受,这是今天的人们更接受的英雄,不是那种宣言式的,他更像我们今天的英雄,这种英雄离我们更近。”

胡智志锋认为这“三态”的突破,并不是轻而易举来的,可以看出剧组付出巨大的努力和代价。“在我看来,这种转化也是煞费苦心的,这个经验也是给我们未来的主流大片的创作一个重要的启示。我们很好地回答了主旋律大片怎么让当代人和普通人去喜闻乐见,下一步再探索主流大片怎么让全世界能够熟悉和习惯,这是慢慢要去探索的新的空间。我相信《长津湖》一定会带着我们慢慢用它的业绩来回答这个重大的命题。”

文/北京青年报记者 肖扬

相关资讯

评论

  • 评论加载中...